“在消费金融一线工作了4年,我成功把自己做成了黑户……”

2019/01/31/ 13:24


“在消费金融一线工作了4年,我成功把自己做成了黑户。”谈及这4年的工作历程,孟泽(化名)充满无奈,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,但又十分轰轰烈烈。

从头部3C分期基层业务员做到高级区域经理,再到自己创业做渠道代理,赔了10万块,信用卡全部逾期,成为黑户,不得不再次出来打工……

孟泽毕业后的4年,恰逢消费金融发展最快的4年。


2014年-2017年,线下3C分期激烈酣战

2014年夏天,化学专业毕业的孟泽到北京溜达了一圈,发现本专业实在是太难找工作。于是回到广东清远,恰好各大手机店里都播放着“买手机,可分期”的广告语。

孟泽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加入了线下3C分期头部玩家捷信。

做了三个月,孟泽很快熟悉了3C分期的业务操作模式,“每办一笔单子,都有几十到一百多的提成。”孟泽感觉这份工作来钱很快。

彼时,另一3C分期玩家——佰仟也开始入场清远。

新玩家入场,总是带着极大的返点诱惑,对业务员和商户都是如此。

孟泽果断从捷信跳到了佰仟,怀抱着十二分的热忱,他的单月单量一度达到150多单。

一年后,孟泽成为区域经理,又过了三个月,成为高级区域经理,手下带着一支近80个人的团队。一个月领三四万的工资是常事。

2014年到2015年,是孟泽事业最巅峰时期,也是我国消费金融蓄势待发的时刻。

2014年,银监会允许消费金融公司可以开展异地业务,各家消费金融公司不断将产品和服务向中西部、三四线城市、甚至乡村下沉。

2014年,招联消费金融、兴业消费金融、海尔消费金融、苏宁消费金融、湖北消费金融、马上消费金融先后获得银监会批复筹建的批文,这些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纷纷于2014年年末到2015年上半年开业。

其中,马上消费金融从线下3C分期开始发力。海尔消费金融、苏宁消费金融因为自身股东的优势,在家电等场景上占据一席之地。

2016年到2017年,线下消费金融激战正酣。

除了捷信、马上、佰仟之外,买单侠、即有、新浪分期、惠享分期、惠今分期、玖富等玩家也在线下跑马圈地。

“巅峰时间,一家手机店里会出现超过10家分期业务员。”孟泽告诉新流财经,为了拼业绩,很多平台开启“烧钱”运营模式,也有平台降低进件门槛,粗放经营,只为快速霸占市场。

玩家越多,洗牌期会来得更快。

新入场的玩家前期一路兴奋狂奔,粗放运营以及低门槛的风控管理模式终将被市场淘汰。

2017年下半年开始,拍分期、新浪分期、惠享分期、惠今分期、买单侠、即有、佰仟等多个从事3C场景分期业务的平台都相继传出裁员、业务收缩,或关闭部分门店、退出多个城市的消息。

就在2017年9月15日,新流财经报道“佰仟大裁员,欲关闭70+城市”后的第三天,9月18日,孟泽所在的清远市宣布撤场。“我们称那天为黑色918。”孟泽不愿意提及太多当时的心情。

从2014年到2017年,在佰仟工作了3年,见惯了3C分期玩家的厮杀。孟泽告诉新流财经,最不舍的,其实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业务团队。


2018年,代理婚庆分期踩坑10万元

“佰仟撤场了,但是团队不能解散啊。我有团队,熟悉当地用户的消费习惯,再做任何产品,进任何公司都没有问题。”2018年初,孟泽自己开了一家金融服务公司,希望代理一些线下分期产品。

看了很多产品后,孟泽选择了婚庆分期这个小众场景分期,接了囍分期在清远市的代理权,并向总公司缴纳了10万元的保证金。

为了防范代理商的道德风险,消费金融公司通常会通过向渠道商收取保证金、引入第三方担保机构等,以此保证接入的资产质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此前做3C分期攒下了一些积蓄,但孟泽都投到了买房上。所以孟泽只好靠信用卡套现度日,“将4张信用卡总共套了30万元出来,10万元用作缴纳保证金,剩下的钱用来公司日常经营和家庭开支。”

孟泽以为做渠道代理,每月应该会为公司带来几十万或者上百万的进件额度,提成几万元不是问题,套现的信用卡也可以很快还上。

但消费金融市场的竞争从来都是残酷的。代理了囍分期几个月,单量不多,孟泽一直没有盈利,信用卡一度逾期,逾期次数多了,便成为了银行的黑名单客户。

由于自身的从业经历,孟泽深知现金贷的实际利率有多高,所以他不愿意借任何的现金贷产品来还信用卡。

“其实囍分期刚开始还行,后来陆陆续续换了三四家资金方,就感觉不太稳定了。”最初,孟泽感觉囍分期的风控很严格,和之前做过的3C分期粗放式风格不同,虽然眼下没有盈利,但应该会长久发展下去。但是他没想到,任何消费场景,离不开风控,同样离不开资金。

2018年年末,资金链断裂的囍分期已经无法再继续放款。孟泽意识到,这家公司或许已经难以持续发展,必须尽快将自己的10万元保证金要回来。

孟泽和其他省市的渠道代理一遍又一遍的催促总部,但直到接受新流财经采访的1月中旬,孟泽依旧未要回这笔保证金。


从线下消费金融到汽车金融

信用卡要还,家庭要开支,孟泽无法坐以弊贷,必须尽快找到一份工作。

孟泽选择了自己最熟悉的线下3C分期市场。

曾经百花争鸣的3C市场,如今只剩下捷信、马上等少数玩家。

孟泽回到了最初让他认识消费金融的捷信,但眼前的捷信又令他感到陌生。

“以前我们是做手机分期,现在捷信要开拓家电、美容、健身、旅游等场景。这些场景的单价比手机贵,单件家电大概是5000-6000元,成套的基本上万元,一个医美疗程一般都是上万元,但是捷信最开始额度才6000元,市场很难做。”孟泽坦言,捷信线下团队人多,但是对商户要求高,额度也没放开,所以展业较难。

“对于单件家电来说,6000元的额度够了,但是捷信的利息没有国美和京东那么有优势。”孟泽快速离开了捷信,转向了一家汽车金融公司。

经历了这些年的线下3C分期大战,孟泽坦言,信心似乎有些被磨灭,加入这家汽车金融公司其实也有很多不确定性。

“他们的资金方也在不断更换,最开始是光大银行,后来又是民生银行,现在又是盛京银行。”孟泽坦言,加入这家公司,仅仅是月工资会多2000元。

在消费金融一线工作了4年,孟泽向新流财经总结了几点对线下场景分期的看法:

3C分期目前处于瓶颈期,运营商在减免补贴,分期返点也在降低。铺租、人工成本不断增加,导致商户数量降低;

旅游场景,目前在三四线城市量特别小,很难做起来;

美容分期,目前是套现重灾区,C端和B端都有套现行为,风险极高。而且这个场景也基本属于一线城市才有量,小城市体量很少;

电摩,本身价格较低,分期占比不会高;

摩托车,现在大部分城市正在限制摩托车骑行,小城市也查的很严重,量只会越来越少;

家电,目前都是大型连锁专卖店的的市场。有了京东白条和蚂蚁花呗,以及国美和苏宁自身的消费分期产品,其他消费金融公司如果想切入,只能做一些本地品牌;

其他的小众场景,大多数没有量,没有量,就很难盈利。

当然,孟泽也表示,以上看法只是其作为消费金融一线从业者的一己之谈。

实际上,看完孟泽这几年的工作经验,新流财经认为,不管何种场景,不管任何公司,资金链断裂,才是消费金融发展最直接、最致命的风险。

文章来源: 新流财经